老咸鱼蹭吃蹭喝中

天时

打赌害人啊!打赌害人!_(:зゝ∠)_和闻白玩儿投骰子输了的我爬来写文...假装自己没有咸鱼正在认真产粮嘿嘿~ @柏桥渡流生 

要求:惊喜  早安吻  世界末日   cp贤皇x镝镝(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说好了是糖哦!感觉控制不住自己往ooc发展的趋势了QAQ闻白我的第一篇素自体献给你~)

      

       素贤人在睡梦中迷迷糊糊觉着有点热,虽然很想起来透透风,但是难得休息的素大忙人最终还是决定在屈世途管家新铺的竹席上翻个身找个凉快地继续睡。毕竟夏天嘛,热总是难免,犯不着为此浪费休息的时间。

 

       但是周围的温度一点都没有下去这就有点无法忍受了。素贤人听到了外面晨鸟的鸣叫,叹了口气睁开眼,竟是半夜无眠。半开的窗户透进丝丝微凉的晨风,混杂着清雅莲香,晨鸟的叫声不辨方向,天还没有全亮,万物却提前感受到了生与阳光的气息。素贤人于是决定结束并不那么愉快的一次休息,翻了个身,然手上触及,却并非竹席光滑清凉的质感…素贤人困惑地转过头,终于发现了让他半夜不得安睡的热源。

 

       而那个罪魁祸首此时与他四目相对,甚为无辜地眨了下眼:“劣者,有生之莲解锋镝,幸会本体。”

     

     “……”素贤人看着眼前一身齐整水蓝色莲裳,发冠微乱,除了一头黑发以外容貌与自己并无二致的有生之莲,觉得自己要反应一下。

     

     “解某的这个惊喜,素贤人不喜欢吗?”解锋镝微微阖眸,要是现在有扇子在,他绝对会打开扇掩唇而笑,然而现下并没有扇子可以用,于是勉为其难拿薄毯一角来代替。

      

       反应过来的素贤人只觉得好笑,这个表情他自己可是熟悉的很,看着自己明明七分尴尬三分羞涩却在掩饰的感觉十分微妙。但现在两人并排躺在同一张床上,饶是素贤人比曾经的自己翻版似的解锋镝更加镇定更为厚面也架不住了,率先起了身,解锋镝几乎是同一时间也跟着坐了起来。素贤人此时只着一件纯白里衣,雪发披散,风度却丝毫不减,回以一礼:“解先生好意,这份惊喜素某自然却之不恭。”忍不住偷偷一笑,作为素还真,他已经没有办法像解锋镝那样了,按现在看来,解锋镝未免太可爱了些。

 

       两位贤人马上达成了共识,出于清香白莲尽职尽责的共同点,决定率先考虑为什么两人会出现在同一时间点的问题。

 

     “素贤人乃身具大智慧之人,这点小问题,该是难不倒脑中真书藏万卷的素贤人,素贤人所想,定与解某所想一致吧。”解锋镝和素还真经过一番攀谈之后熟络放开了不少,其实先前也没有生疏到那里去,大约是两人本是同源的关系,他反倒觉得十分心安。解锋镝一句说完便躺了回去,惬意地眯了眯眼。

       

       素贤人堪堪忍住笑,解锋镝这番话看似在夸赞他素贤人,实际么…不是抬了解锋镝又是如何?这点小心思当然瞒不过作为本体的他。向来好脾气的素贤人于是干脆顺着他的意思叫他满足一把,认真专注善意甚至无辜地看着解锋镝的眼睛:“解先生谬赞了,你吾二人会出现在同一时间点,应当是时间重叠扭曲的结果,因为按照正常的天时,解先生你应当已经留在了过去的时间,没有可能出现在现在,而天时乱序的后果,天地失序,万物沦灭,当是末世浩劫。”素贤人越说越严肃,垂眸思索,紧张的同时却也有一分失落,天时再度恢复正常的方法不是没有,但天地时序恢复正常,眼前的解锋镝也将不复存在。

 

       解锋镝移开了目光,将手枕在头下面,望着床帐顶轻松地一笑:“哈,那素贤人要如何做呢?”

 

     “解先生竟然会不明白素某的想法。”素贤人复又抬起头来,此时窗外天光已逐渐明朗,早蝉的叫声开始一阵阵喧闹起来,时序紊乱之初,万物还未失序,依旧追逐着每日定时到来的阳光透出勃勃生机。素贤人又恢复了温和的微笑,抬手在解锋镝眼前晃了晃:“那么解先生,假期就此结束,又要开始工作了。”

 

     “耶~这是素贤人的时间,工作交给素贤人,解某就暂且小憩一会儿享受素贤人给苦境大地带来的成果了。”解锋镝闭上眼睛,舒舒服服地赖了下来。

 

       素贤人表示我怎么会露出那么欠揍的表情…无奈扶额。

 

     “耶~既要解锋镝,又怎可偷闲?”素贤人的声音出现在自己正上方,解锋镝一惊,立刻睁眼。方才逐渐明晰的天光现下又逐渐暗了下来,轻柔的一吻落在额头,解锋镝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你…”唇瓣便被封住,这个吻并没有深入,就只是这样轻如蝶翼地触碰。素贤人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刷得他的脸上有点痒,心里也有点痒。两人身上如出一辙的莲香很快交融在一起,解锋镝只觉得要醉过去,竟没有动分毫。

 

       素贤人用手垫在解锋镝背后,把解锋镝托起来坐好,并没有分开这一吻,偷偷瞄了一眼震惊到现在还没有合过眼的解锋镝,在心里偷着笑。

 

 

     “早安啊,解先生,该工作了!”素贤人已经衣冠齐整地坐在床边。解锋镝这才回过神,立即下床理了理衣襟,顺便望了一眼窗外,已经可以看到朝霞下水雾氤氲的莲池了,但时间必定没有过去太久,苦境大事当头,素贤人一定不会浪费时间。

 

       素贤人一身金白的厚重衣服,解锋镝一身蓝白的厚重衣服,明明是大夏天两人却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解锋镝莫名很想笑。素贤人推开房门,看向他,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来了句:“保重。”

 

       素贤人已然等不及去吓唬琉璃仙境尽职尽责勤勤恳恳的屈大管家了,相信解锋镝也是一样的想法。

 

 

——————————————

 

 

       天时回序之后,云雾深重,天月勾峰之上,再无有生之莲踪迹,却多了一抹袖怀金莲的人影,独对满月繁星。

(来缓解心情猜猜天月勾峰上的是贤皇还是镝镝吧O(∩_∩)O)

评论(4)
热度(11)
© 非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