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蹭吃蹭喝中

簪花带雨归(一)(标题与内容严重不符系列)

写在前面:不要问我为啥会突然开始写文...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第一篇也可能是最后一篇(很短,脑洞半路暂停了),人物ooc啥的...总之,希望苦境终有一日能得太平,素贤人真的能成为素闲人,在家里安安静静地休息侃家常,不用再劳碌奔波。

       在把又一位妄图侵略苦境的遣送回老家之后,素还真长舒一口气,凝眸望向天边一抹红霞,疲倦而欣慰地摇头一笑。终于是又有一段太平的日子了。

        于时墨蓝的天空点缀星辰,素还真轻手轻脚地溜回琉璃仙境,避开所有人,换下满是尘土血迹的衣衫,着一件纯白轻衫,推开门,夜晚微凉的风让他打了个寒颤。素还真运起轻身的功法,足踏莲叶,一身白衣划破黑夜,矫矫若惊鸿。至玉波池中心,素还真盘膝而坐,玉波池灵气充沛。

不消多久他身上的伤就能痊愈。

“素还真呐!我知道你在啊!快出来啊!~”去素还真房里准备打扫卫生的屈世途发现了他换下的衣衫,急忙赶了出来,素贤人从来是闲不住的,是以他回琉璃仙境待不了多久又会出去,甚至留宿的机会都寥寥,屈世途就养成了按时打扫的习惯。

“好友…”素还真平复了内息,浅浅一笑,出声示意这位发现他回来了的好友。

“素小子!大晚上的你蹲玉波池里干什么?快出来!”屈世途心疼着这朵喜温怕寒的大白莲,毕竟玉波池水在夜晚有些过于冰冷了,“你不出来,我这把老骨头就要勉为其难进玉波池来找你了!”

“好好好~好友有要求,素某又怎能拒绝呢。”素还真从池水中缓缓起身,雪发沾了水顺服的贴在背上,一两撮调皮的黏在他如玉的脸上,滴着水,反射着极好的月光,纯白衣衫周围凝起一阵水雾,飘忽氤氲,好一枝出水芙蓉。“老人家就别冒险了~”他刻意加重了“老人家”三个字,然而某老人家可能没有听见这句,屈世途看得呆了,啧啧!不愧是我老屈仔养出来的大白莲花!就算看过千遍万遍也还是美得惊心动魄。

“好友?”素还真笑得分外开心,甚至可以说有那么一丝得意,这是在奔波的日子里所见不到的,他已经习惯了勾起谦逊的笑容示人,如此倒是甚为难得。素还真见他呆得半晌无话,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呀呀!我怎么给忘了!玉波池的水即便能治伤,也终究没有药石来得快。素还真你等着,我去给你煎药!”屈阿伯一脸的不容反驳。

“额…好友…”素贤人素来不喜欢喝药,尤其是这位好友的药。

“什么都别说了,去房里换好衣服躺下!汤药马上就好~”

“……”所以这次加过量的的什么?当归还是黄莲?素贤人开始严肃地思考。

 

       素还真回房里换了干的衣衫,就泡了一杯清茶站在房门前出神,房间对出去就是玉波池,满池莲花在风中轻摇散发着幽幽芳香,而这芳香却敌不过他身上的莲香。出着神的素还真被池边一抹人影拉回了思绪,那人白发披肩,脸上一道英雄疤,疤痕并不妨碍他的俊美,反而增添了一丝凌厉与沧桑的美,漂亮明澈的双眼像倒映着星辰。素还真突然被拉回思绪是因为,这一幕与记忆里的重逢如此相似,一次又一次,那个人从莲池的另一端,像现在这样望着自己,自己也这样望着他。视线交汇便已明白,便已释然。他们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分开之后又再相见。

       那人腾身几步就到了眼前:“啊…”【琉璃仙境在你出去这几天没有人闯入】

       素还真颔首:“嗯…辛苦你了,叶小钗。”

     “素还真呐!药好了!趁热快喝。”屈世途端着…额…可怕的一大碗药来到房前,“叶小子你也来了!正好这就不怕素小子不就范了,呐!任务交给你。”老屈仔捋着胡须满意地笑了笑,扬长而去。

素还真扶额:“叶小钗…我们先聊正事…话说..额…”素贤人才反应过来现在天下太平,自己已经是素闲人了。一时间找不出理由搪塞过去。

     “啊…”【快喝吧】叶小钗一脸正直加执着地把药递到他眼前。

 

       夜色正浓,叶小钗守在房外,即便现在没什么可防的,他也习惯守在外面,皱着永远微皱的眉心,玉波池中月华如水,莲香随微风钻入鼻尖,他闭上眼睛倾听虫鸣的天地之音。

       房里那人难得有机会蜷在温暖的被窝里,呼吸细细,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泪水却打湿了眼角。

       一夜安好。

写在后面:(づ ̄ 3 ̄)づ么么哒~这是我的第一篇文,传说中的脑洞扩大了~可能会开启屎一样的分p模式…最近很忙所以下一更可能会隔很久,文中诸多错漏不足还希望各位看官指出~萌新期待各位的建议!~

评论(3)
热度(6)
© 非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