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蹭吃蹭喝中

簪花带雨归(二)

       素还真从榻上惊坐而起,天还只蒙蒙亮,下意识地,他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快点清醒过来去干正事,今天…要先去哪里呢…正欲下榻,却被一双手稳稳拦住托回榻上。素还真有些睡眼惺忪,困惑地顺着那双手望上去。

       叶小钗坐在床沿上帮他盖好被子,皱着眉盯着他:“啊。”【现在天下太平,没别的事,再多睡会儿吧】

       是啦,自己闲下来了…他从没有被疲劳和艰辛打败过,即便是现在仍保留着奔忙时的习惯。但是既然已经起了,素贤人也不想赖床:“叶小钗,吾睡不着了…让吾起来吧。”

       然而叶小钗伸出手按住他的肩膀,摇头,认真地看着他。又是这样子专注的眼神,素还真心里一叹,决定放纵自己这一次,安安分分闭上了眼睛。

       待叶小钗转过去,他又不安分地微眯起眼睛看,房里的光线还很微弱,仅看得出这位好友依稀的轮廓,嗯…昨夜自己难得地做了梦,想是身心突然松懈下来的缘故,但是梦到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罢了,梦曾来都是缥缈而过,像曾经流逝的许多,攥住手掌,却什么也留不住,总是要面对现实才好。素还真觉得越想越迷糊,一切都朦朦胧胧压过来,甚至智慧如素贤人,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沉沉睡了过去。算是知道了困是个什么味道了。

       等素还真再睁眼,外面已经大亮了,看阳光射进窗户在地面投出的亮光,应该是中午无误。素贤人扶额。

      叶小钗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房间都很安静,暖洋洋的。素还真从榻上支起身,这些日子的劳累在一场休息后像一下子爆发出来,浑身的肌肉骨骼都像在抗议,让人想躺回去,于是素贤人任性且坚决地无视了身体的抗议,披衣起身洗漱,推开门伸手挡住了有些刺眼的阳光。突然没有其他的事情要顾虑,他反而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但本着下一次忙起来可能又没得歇了的想法,素贤人遂决定还是得忙里偷闲一下。

       素还真绕到阳光没有那么刺眼的一处偏远水榭中,倚着栏杆,玉波池的满池芙蕖在暖风里摇曳颤动得十分可爱,他于是静静看着这一池暖阳下的芙蕖,渐渐勾起了嘴角,阳光真的很好呢。

       素贤人自己也许已经不知道整个琉璃仙境快炸开了锅。屈世途端着可怕的一大碗药和准备的精致的点心去叫那朵睡得死沉沉懒洋洋的白莲起来填肚子,刚推开房门就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飘散的一丝莲香也快要淡去,登时急了,屈世途刚走没几步就遇到了刚去安排好不动城事宜的叶小钗。见叶小钗提着一包糖果,屈阿伯呆了下,叶小子可不是爱甜食的人啊,摇摇头转回自己的思绪,屈世途比划着说了素还真不见了的事情:“就是这样这样啦…我老屈仔迟早被他气死!”

       叶小钗皱了皱眉,腾身去找了燎宇凤和末日之狂来帮忙,屈阿伯带着小狐和小鬼头,在琉璃仙境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而因那处水榭实在偏远长久都没人光顾,即便是整个琉璃仙境上空都充斥了“素还真呐!”“素还真啊!”“素贤人!”“师尊!”…这样的呼声,众人在偌大的琉璃仙境依然一无所获。

       直到日暮时分,众人都要怀疑这位素贤人是否在天下靖平之后就此消失,怀疑这样这样美好的一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过时,叶小钗抱着这朵大白莲花回来了。真真是松了一口气。

 

       叶小钗在火红的暮云之下走进了这方水榭,轻纱曼浮动如雾,而某枝引得众人心焦不已的白莲,此时正倚在美人靠上,还保持着歪头看着莲花的姿势,却已经沉沉睡着了,红霞染得他的气色分外的好,雪发披散着,慵懒地从他脸侧垂下来。叶小钗不忍心打搅这朵白莲花,轻手轻脚把他抱起来,幸好素贤人睡得极熟,只是微皱了下漩眉。真的是一朵大号的清香白莲呢,抱起素还真的叶小钗如是想。他的脚步向来稳重专注,是以没有惊醒现在急需休息的素还真。

 

  是夜。

“好友…劣者想与你切磋一番棋艺…”

“好友…劣者想学习做菜了…”

“好友…劣者想给你泡杯茶聊聊天..”

“好友…”

“素还真你麦再说了!先把这碗药干了!”屈阿伯难得板起脸。

素还真看着围在自己周围盯着自己的众人,哀叹一声,视死如归地(才不)一脸淡定的把药一饮而尽,然后没事人一样地微笑道:“吾无事啦,众人也快点去休息吧,苦境还需要大家出力呢。”于是闲杂人等终于一一道别。

       素还真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这次好友这当归的量加的…未免也太多了…

       一只手伸到自己眼前摊开,掌心躺着一粒糖果,叶小钗看着自己,他素来清澈的无波澜的眼睛映出烛光,多了一丝暖意。

“啊。”【这样就会好点了】

       屈阿伯笑着捋了把胡须,果然是给素小子买的糖。

写在后面:下一篇要写到续缘了,奈何吾补剧的那几部素素和续缘一直没有见面,所以仅靠自己的理解与别人的科普以及剪辑中的信息来推测,如果情感把握人物把握不对希望各位看官严厉地批评指出!感谢!(づ ̄ 3 ̄)づ


评论(9)
热度(9)
© 非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