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蹭吃蹭喝中

莲子羹

(一个稀奇古怪的脑洞,一个草草的收尾_(:зゝ∠)_当时满脑子都在循环一首古筝曲,但是找歌单又找不到这首...大概是情之所至...吧?只觉得御清绝的一首最像,文笔不佳音乐凑23333http://music.163.com/#/song?id=31134813

       烛火幽微迷蒙,暖黄的光照亮一局黑白纵横,素贤人以手支颐,面上不露分毫情绪,手上却不停,极有节奏地用一枚白子轻轻敲着棋盘。


然,心思不在棋上,也就无从落子。



这个月的信,来的未免有些太迟了。



素贤人敛袖将棋子掷回棋篓,兀自盯着烛火出神。



       “素还真呐!”伴着笃笃的叩门声,寂静如斯的琉璃仙境里除他以外唯一一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还真!还真诶~”忆及许久以前听到这个称呼的素贤人脸上的僵硬表情,门外这位好友的声音绷不住带了笑意,这只比狐狸还滑溜的总算让自己噎了一回!屈大管家愉悦地直接推门而入,带进来一阵温热的香气,米香混着和某位素贤人身上相似的香味,结结实实地挤了一屋子。

      “好友如此肺腑之称呼若是叫他人听见,该是有人要思绪翻飞了。”素贤人终于直起身来,笑着看他这位好友。

       屈世途嗤之以鼻:“你这琉璃仙境现在除了我们两个,就只有你那一池子莲花,谈什么叫他人听见。”把棋盘端了开去,摆上一碗莲子羹,“你的夜宵,没事情就睡觉,不要制造噪音。”

     “诶~莲池之中可是千千万万个素某呀!万物有灵,那就是千千万万个人在听嘛。”素贤人把莲子羹端过来搅了搅,屈世途还在说话,他却愣愣地看着那晚莲子羹出了神。

 

      像他这样的先觉人已经很少会做梦了,因为极少经历睡眠的过程,也因为心思通彻而无有梦境。

      

      但记忆里这一段……


      却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似乎在很久以前,那个记忆里从来没有长大过的孩子在莲蓬成熟的季节着了一身浅蓝布料的衣服,天光云影之下,只他们二人泛舟于一片无垠莲池之上,行到田田莲叶蔽日之处,玉波可见,天光却已阑珊,小舟穿梭,他便顺手采下莲蓬丢到二人中间,或者直接把莲子剥出来,去掉外面薄薄一层青绿外皮,抽掉莲心递给对面的孩子。然而孩子并不领情,攥了一手白白胖胖的莲子没有动一颗,却趁他一手慢顺了一个莲蓬,剥出莲子去了外皮就直接丢进嘴里,偏偏还细细咀嚼品味,然后他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睛里不知道是被苦的还是别的原因,泛起了泪花,通通透透的映着莲叶的绿色,甚为好看。但他却一阵心疼。何况那孩子吃了一颗还不够,还要继续剥下去。于是修养极好的素贤人也生气了,他拉过那支脆弱的莲蓬,飞速剥完了剩下的莲子,将莲蓬一丢,一股脑把莲子塞进了嘴里。于是孩子看着父亲鼓鼓的腮帮子嗤嗤嗤地笑了起来,于是父子两人就面对面泛着泪花笑了起来。

       天色近暮,小舟回程,方寸之地载了半船莲蓬和两个人,随着夕阳推开的涟漪漂回久违的地方。寻常住处不久便升起了炊烟,袅袅升到天上像这一段记忆一样虚无而不真切。那一晚端上来的…也是这样一碗莲子羹…


     但玉波池莲花常开不谢,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自己都无缘得尝那日的莲子了。



       屈世途有些讶于他的突然出神,但也没有打搅,此时看他眼神渐渐有了焦距,低头呼了口气,却错过了素贤人眼中的一丝清透的哀伤,等他抬头,正见到素贤人一双睿智温润的棕色瞳缓缓睁开。

      “无事了,好友。”他舀起一勺正好温度适口的莲子羹,珍而重之地缓缓咽下,将温软的米同心中的波澜一起压进无底深渊。

       知道他是下了逐客令,屈大管家极不甘心地嘟囔着退出了素贤人的房间,还是外面那群莲花比较好嘛!~

      素贤人慢慢把莲子羹喝尽了,起身从枕边暗格里摸出一个麻布的包裹,把里面厚厚的一沓信拿出来,又坐回案边。

      每封信都像是没有拆封一样处理得妥妥当当,有些信已经有些日子了,墨迹已经减淡,素贤人从第一封开始,抽出信纸摩挲着,开始逐字逐句读下去。

     

     “父亲,已许久未曾见面……………………………………………续缘”

评论(4)
热度(21)
© 非墨 | Powered by LOFTER